生活、玩笑

生活、玩笑-80D

日常生活中,难免遇见些不顺心,不简单的麻烦事。既然如此,我们不妨将其视为生活给我们开的玩笑。

玩笑,玩耍的行动或嬉笑的言语(权威书籍认证)。视困难为玩笑,玩笑劲过了,困难就过了,岂不快哉!

前天晚上十一点,我的父亲将我的手机没收了,为什么?大概是我好几天没去学习,整天沉迷于手机。

手机,没收就没收吧,毕竟理由正当,证据确凿。可是,我父亲偏偏要加上这么一句:“你以为这是买给你的,本来是买给你妈妈的,给你用一下罢了。”

我懵了,心中某些细微的东西支离破碎,就在我现在,很主观很冷静的来说,也许是骄傲的自尊心,也许是生而为人的尊严,也许是不知名的某种情感。

我呆呆地坐着,我不记得电视中播放了什么,也想不起来身边的人做了什么,唯一能够记起的,就是我一个人,一席沙发,呆呆地,呆呆地。

夜深人静时分,我和沉沉的黑夜,存在于同一空间,统一的时间,黑夜使用它寒冷的手,将我安抚。

第二天,我和往常,不!我起床,漱口,洗脸,吃早餐,接着便去看电视。说来惭愧,这些年都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,可是在我心上,总是缺少了一块“爱”的拼图。于是,我重温了一下《爱五》的第三十二集:

爱,有很多种。大爱,小爱,朋友之间有爱,亲人之间有爱,情侣之间有爱,我以前一直以为,爱并非人类进化所必须的要素,它不过是激素与抗体之间的相互结合而产生的化学反应,所以,我也习惯了一个人生活。现在,我发现爱真能使人变得更幸福。我要感谢陪伴在我身边的朋友们,谢谢你们。

我更要感谢一个人,他像一道波长520的绿光,照入我的生活,占据了我的元素表中的30号位置。当我作为自变量趋近于正无穷大时,得到的答案,就是你。(美不美!!!)

我有点悲哀,因为我发现,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。以前的喜欢,不是青春荷尔蒙的爆发,就是见色起意。没有出现过,心灵与心灵的碰撞。

我想把自己装进一个黑暗的空间,密不透光。四周最好没人窸窸窣窣的杂乱的人声,只留下一片空地,最妙是有流水的潺潺声,而我置身于其间。那样我就能在黑暗中,慢慢的悟,慢慢的想,静静的悟,静静的想。

可惜,我只有将自己蜷缩进自己的房间。我慢慢合上门,缓缓拉上窗帘。我欣喜于黑暗,将光明紧紧逼出房间,将我的影子一口吞噬。

当我站在床前,环视房间,才发现,光早已透过门缝,给房间带来了光明的希望。我毫不犹豫的去承受,光对我身体的灼伤。当我得意的倚门而坐,才发现,光,注定是你无法脱离的。

窗帘上那黑白分明的区块,黑中存在了白。

处于血气方刚的时期,我内心的骄傲不会允许我,妥协,至少再短时间内。我无所依托的在餐厅的窗前来回走动,望着窗前的雨,听着风吹雨打到窗沿的声响,街上寥无一人,只有建筑物忍受着风吹雨打。

我拉开窗子,让冷风吹上我的脸,顺着脖隙吹进身体。我没有关上窗,风尽情享受我的体温,与我在大自然嬉戏。我强忍自己的无聊,我不想服软,我就想让他们看看,一个人,能做出一件事,要有多大的忍耐力。

其实我早就失去了生气的感觉,只剩下淡淡的忧伤萦绕心头。

我想去弥补,才发现,它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丧失了这种感觉,并且无论我如何的去摸索,它还是消失了。

今天,我揣着仅存的骄傲,用尽自己的压岁钱,把手机的使用权买了下来。其实并没有什么,只是想让自己的心,得到解放。

韩寒说:我们这一生听过无数的道理,却仍旧过不好这一生。

而大的,小的,真的,假的大量的道理,最终会陪着你走完一生。

哎呀,一不小心又正经了点,其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小开始,就去听取,学习道理,至今却活的如此苟且。

老师,只知道言传,但很少去身传,他做错了,就说:“我……,你们应该……。”长辈,很真诚,可是却太遥远,他们那淡泊的人生态度,普通人很难去试用到生活,更何况,还有“出名要趁早”的山压在我们面前。我的人生道理,才最真诚,最长久,最深刻,最刻骨铭心。

每次遇见困难,我们都要用新的道理来使自己度过那艰难的时刻。就像《挪威的森林》中渡边彻面临死亡的感悟:

木月的死,让“我”明白,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直子的死,让“我”明白,任何对死的感悟,都无法抵御最爱的人死亡的悲伤。

好了,长篇大论就没有什么说的了,最后还想唠叨几句。如果你的生活像玩笑一样,对人有起起伏伏的感触,恭喜你,你的生活才是生活。如果你的生活已经趋于平静,也许它什么也证明不了,但是,它能表明一件事,你,死了!

还是老样子

选文

失眠

2020-2-14 23:59:18

选文

想送你一首歌

2020-2-16 23:42:34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